杜润生的家人,在家中为其布置了灵堂。新京报记者 尹亚飞 摄杜润生的家人,在家中为其布置了灵堂。新京报记者 尹亚飞 摄
上午,杜润生家,客厅里布置了灵堂,供亲友祭拜。新京报记者 尹亚飞 摄上午,杜润生家,客厅里布置了灵堂,供亲友祭拜。新京报记者 尹亚飞 摄
灵堂上,摆放着杜润生的遗像。新京报记者 尹亚飞 摄灵堂上,摆放着杜润生的遗像。新京报记者 尹亚飞 摄
胡德平前来悼念,正和杜润生的女儿聊天。新京报记者 尹亚飞 摄胡德平前来悼念,正和杜润生的女儿聊天。新京报记者 尹亚飞 摄
杜导正前来悼念,正在留言。新京报记者 尹亚飞 摄杜导正前来悼念,正在留言。新京报记者 尹亚飞 摄

新京报快讯(记者贾世煜)10月11日起,杜润生家人在其位于木樨地的家中设立灵堂,开放吊唁。今晨8时30分左右开始,胡耀邦之子胡德平等人前往吊唁。

10月9日早上6时20分,中央农村政策研究室和国务院农村发展研究中心原主任杜润生在北京医院病逝,享年102岁。

今天早上8时,新京报(微信公号ID:bjnews_xjb)记者来到杜润生家中。杜润生的灵堂设在客厅,墙上挂着他生前的照片:他穿着棕灰色的西装,黑色领带搭配浅色衬衣,瘦削的脸庞上带着微笑。客厅中挂着几幅挽联,其中一幅写道:“心系苍生一号文件留青史,手扶才俊改革大业有传人”。

8时30分左右,胡德平来到杜老家中吊唁。上午10时左右,全国人大常委会原副委员长田纪云也前来吊唁。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中共中央政治局原常委、中央书记处原书记胡启立昨日下午也曾来吊唁杜老。据财新网报道,昨天,刘鹤、陈锡文、韩俊、卢迈、周其仁、翁永曦、黄江南、孙方明、李树桥、康典、赵阳、张晓山等人士陆续来到灵堂,吊唁杜老。

编辑:李雪莹 艾峥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那些年多少尖子生上了中专?

为什么1949年后培养的杰出人才远不如民国时期?有一个原因被很多人忽视,在相当长的时间里,许许多多成绩优秀的初中毕业生上了中专。也就是说,这些优秀的学生,从此少有机会继续接受中国最好的教育,而是在初中毕业后分流,接受了中等职业教育,被培养成底层技术人员。


畸形的招商提成该寿终正寝了

“招商提成”正是产生于过去几年各地政府过于崇拜经济发展的现实土壤。而现在而言,一方面,我国经济发展已经步入了“新常态”,地方经济发展也更应该遵从于市场规律;另一方面,政府也正在全面深化体制改革,商业气息过重的“招商提成”,也应该寿终正寝了。


联合国提升中国会费有没道理

其实联合国要改善和加强财政状况,除了挖空心思开源之外,节流可能是更加实际与有效的方法。联合国被拖欠的会费超过9.5亿美元,其中仅美国一家就拖欠了约8亿美元,超过了其一年的会费总额。


公务员在专业上傲得起来吗?

我也是老机关了,综合性部门、业务部门都干过,我想请教,在作者所在的综合性大机关,究竟有什么业务可以称之为过硬?又需要什么样过硬的业务?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