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日报讯 (记者/刘冠南 实习生/万晓华)12月2日上午,涉嫌贪污、受贿近4亿元的广州市国营白云农工商联合公司原总经理张新华在广州中院受审,这是本案第二次公开开庭审理。张新华涉嫌在国企改制过程中鲸吞国有资产2.84亿元,受贿近1亿元。因涉腐金额巨大,该案被称为广州市最大的贪污受贿案。

据起诉书指控,张新华1962年出生,文化程度中专。1998年6月至2013年5月,张新华在担任广州市国营白云农工商联合公司总经理、广州有林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副董事长、总经理期间,利用主管全面工作、负责管理公司所属及下属公司资产物业的职务之便,假借企业改制之名,通过虚设债务、低估资产、隐瞒债券等手段,将白云公司所属及其下属公司的多套房产、土地及债权非法转至由其主持成立并实际控制的广州市广田置业有限公司名下。

2006年,张新华又擅自成立私营性质的广州新雨田置业有限公司,并与广田公司合并,使上述国有资产全部私有化。张新华个人占有新雨田公司25.4%的股份,贪污国有资产价值人民币2.8亿余元,个人所占股份折合人民币7227万余元。

1998年6月至2013年5月,张新华在白云公司及其下属公司转让国有土地使用权及合作开发相关房地产项目的过程中,为相关单位、个人提供帮助,并先后收受江某、游某、何某、梁某达、梁某远、杨某等人贿送的9780万元人民币及238万元港币,全部据为己有。

2004年至2007年间,张新华在负责白云公司下属的白云配件工业公司、白云食品工业公司相关地块和办理白云公司下属公司开发的怡新花园过户手续过程中,先后收受了该公司实际控制人游某贿送的1550万元人民币及208万元港币。

2006年12月,张新华在负责转让白云家禽发展公司、白云双燕实业公司地块过程中,先后收受该公司股东何某、梁某华贿送的5130万元人民币。

2010年至2011年间,张新华在广东省江门市蓬江区形基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受让江门农药厂债权及相关地块过程中,收受该公司董事长梁某远贿送的2700万元人民币。

2003年至2013年间,张新华利用职务之便,将白云公司及下属公司资产处理的风险代理交给广州诺臣律师事务所承接,在此过程中,多次收受该所律师杨某红以过节费名义贿送的400万元人民币。

检察官评价:

国有资产被非法

侵吞典型案例

本次庭审系该案第二次开庭,检方出示了新的证据,主要是其下属及亲戚的证人证言。

张新华精神尚可,对于检方的指控提出诸多辩解,称转移财产是为了保护国有资产、安置员工,还称部分指控他的证人是被其处理过的下属,指证他是对其打击报复。

对于张新华的这种说法,公诉人针锋相对地进行了驳斥。

经过控辩双方交换补充证据,并辩论质证,审判长宣布将待合议庭评议后,择日宣判此案。

此前,广州市检察院新闻发言人介绍,该系列窝案是广州市至今查办的涉案金额最大的贪污贿赂系列案件。目前,广州市已起诉涉嫌贪污、受贿犯包括广州市国营白云农工商联合公司原总经理张新华,原董事长、党委书记张福来,原总经理助理章国春等人。

发言人称,以被告人张新华为首的白云农工商系列窝案,是在国有企业改制转型过程中,国有资产被非法侵吞的典型案例。

(原标题:广州巨贪张新华二次过堂)

编辑:SN067


“成品油税率”没必要提高

征税是一门艺术,也是一门学问——它的目标就是要让广大纳税人在多缴了税的时候,还感觉不到痛苦。必须要承认的是,在油价“九连跌”之际,提高成品油的税率,反映了征税的智慧与艺术性。但是,相关部门负责人之于“成品油税率远不及欧美国家”的说法却很业余。


中国怎样造自己的“常青藤”

联盟不是为了搞联考而存在,联考也不应该专门为联盟招生服务,取消与联盟绑定的联考,是大势所趋。而同一办学类型、办学定位的学校,发展联盟,则是办学的需要,这类似于美国的常青藤学校,就属于校际的合作,由于这一联盟中的学校,因此进入盟校,成为学校的一大品牌。


棋翁吴清源渴望家园一抔土

吴清源曾说:“围棋之精髓在和不在战”。他对现代围棋界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然而,他的人生历经中日烽火交战,围绕国籍问题受到过多方非议。他曾屡次感慨:“我希望通过围棋加深中日友好”。


国民党为啥败得那么惨?

台湾到底发生了什么?国民党为啥败的这么惨?“九合一”过后,国民党要从“蓝色忧郁”中走出来注定需要一段艰难的时光。对于绿营来说,席次的增加,却也并不意味着更多选民向绿色移动靠拢。说到底,民众选的是“改变”,而不是蓝绿。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